欢迎访问法治晨报网(gczcn.org)!

法治晨报网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 >

被浙江浦江郑宅雷力士厂老板娘郑红芳从国外买强微波视频监控的女人希望得到解救

时间:2017-06-12 15:31 点击: 作者:新媒体
[导读]2005年6月我进了浙江省义乌市浦江县郑宅镇郑宅工业园区雷力士锁业有限公司郑红芳厂里打工,当时他那个厂是承包给江西小老板连士安的,因为当时刘祖义追我(也就是我现在的老公),我在那里做了半个月他也进了那个厂,做了没多久小老板看刘祖义做事不错就让他打

2005年6月我进了浙江省义乌市浦江县郑宅镇郑宅工业园区雷力士锁业有限公司郑红芳厂里打工,当时他那个厂是承包给江西小老板连士安的,因为当时刘祖义追我(也就是我现在的老公),我在那里做了半个月他也进了那个厂,做了没多久小老板看刘祖义做事不错就让他打包顺便承担管理的职位,2006年我怀孕了回家结婚生子,2007年我们依然在郑红芳厂里打工,郑红芳把厂依然承包给了连士安,我老公依然做管理,到了2007年年底,郑红芳说她不想承包给连士安了,想自己亲自管理,于是2008年我们就和连士安一起开了一家来料加工厂,做了一年由于赚不了多少钱,2009年我们又返回郑红芳厂里打工,我老公在一楼学压痕(做普工抖卡片),当时她那个厂是承包给曹宋良的,我在二楼陈培超手下包卡片(当时他当那个车间的管理),当时我就觉得有人在故意害我,一开始我只是以为我和我老公堂妹有些矛盾是她编造那些流言蜚语害我的,我也倒没有在意,只想等我老公压痕学会了到哪里都可以挣到饭吃,等到那年做完就离开,所以无论别人怎么说我都忍着,可是,没想到到了2010年她特意把承包她压痕车间的曹宋良赶走了,把我老公提起来当那个车间的管理,她一方面提他起来当管理,一方面指使二楼包卡片的员工整天说那些流言蜚语害我,指使她厂里的员工包括一楼压痕车间的员工只要一看到我就说我神经病,梅毒,艾滋病,当时我人都要崩溃了,整天都是愁眉苦脸的,直到那年夏天我女儿放暑假了,那年我女儿在她那里上了半学期的幼儿园,那样一次又一次的因为郑红芳指使的流言蜚语而和别人吵架我真的累了,我就给我表哥(帅保国)打电话来到了温州,(浙江省温州瑞安市平阳县,万全镇,郑楼),在这边呆了半个月(8月14日-10月1日),我明显感觉自己振作了许多,后来我老公过来看我,我心一软又跟着他过去了,因为当时我不知道这一切都是郑红芳指使的,直到过去以后她派人窃听我电话,派人勾魂(就是那些会迷信的人弄的),再到后来她从国外买来了视频监视我,(当时她派人窃听我电话,知道我来了温州郑楼这个地方,这里的镇长什么的都是姓郑的,她知道她这边有人所以才买的,是同事口中的,我没有亲眼看到,是陈慧强妈妈(湖南)坐在我后面一排故意说很大声音让我听见的),所谓的同事口中的视频就是她可以看到我,而且可以听得见我讲话,我只是可以听的见她说话的声音,(现在上百度一搜就可以知道国外有种强微波可以监视人的一举一动),监视我没几天那年过完生日我就回老家了。

更让我伤心的是直到现在为止我不知道我老公是不是和别人一伙的害我,每当说到这个话题的时候,他就给我妈打电话说我疯了。

2011年正月二十四我弟小孩喜酒,之后我和我弟媳妇一起出门到义乌,本来打算一个人来温州的,但是考虑到她是贵州的又抱着个小孩不熟悉路,所以我把她送到义乌雷力士厂里,那年我弟和我老公是先出门的,过去之后我老公就找理由和我打架,第二天我就来到了温州,过来之后是我老乡罗志科接我,然后又帮我找了工作,最后进了一家酒店做了服务员,但是我依然听的见人那种人说话的声音,有时候是女人的声音,有时候是男人的声音,我在干嘛他都说出来,所以没做几天我就又回到了义乌,(因为当时给我老公打电话他说郑红芳厂里涨工资了)我过去以后郑红芳变得更加变本加厉了,还用上了心理测试,当时这个心理测试放在我老公堂妹涨道喜手上,她上班就在那里说。

2011年阳历3月份我打算和我老公离婚,回家之后我妈看我憔悴不堪,就叫我老公带我去找人看一下,就找人看了之后,陈传词说我已经掉魂了,而且已经投胎了,都已经长毛了,再晚回来半个月他也没有办法收回来了,而且收魂必须在家呆一个月,我才知道当初那些同事口中的郑红芳派人勾魂是真的,所以我在家呆了一个月,好了之后我才又出门的,我又一个人来到了温州,做了服务员,可是来温州后郑红芳依然在害我,2011年10月份刘祖义被郑红芳开除了,我们在外面租了房子住,我就再也没有做服务员了,2012年我遇到了一位好老板,林洋老板缪小博,他教会了我电脑,所以这几年(2012-2017年)我一直都在办公室工作。

直到2014年3月我2010年8月份过来认识的罗志科知道了这件事情,那年他们回家听我们以前在义乌郑红芳厂里打工的同事说出来说到他耳朵里,我和他通电话的时候,她让他嫂子在旁边说给我听(罗志科嫂子他们一直在温州这边打工),说:我们老家都知道这件事情了,叫我若是不想和我老公过了就回家把婚离了,他们搜集证据帮我去告,我知道我们老家的老乡都知道了,所以2014年4月7日我买了菜刀提到了郑红芳厂里,我心里想着大家都知道她在害我,害的我差点家破人亡,过去她承认私了,把这件事情解决了也就算了,自己过自己的日子,过去了之后郑红坡装作不认识我还打了110(他们两姊妹厂开在一起,很大一个厂),还派人叫去了我弟,当时我很想死在她厂里,但是想着我女儿还小,所以我又回来了,回来以后我依然上班做事,但是我再也听不见那种声音了,因为郑红芳在温州有人,我走到哪里她就派人把那个视频送到哪里,而且我在哪里上班上三天别人就会故意结工资叫我走,但是叫我老公离开他就是不走,所以我呆在温州受了这么多年的罪。

2015年春节我一个人在温州过的,3月份我老公过来之后,我屁股肛瘘,他带我去了林垟卫生院,当时本来是要挂外科的,但是考虑到外科都是男的,我就挂了妇科,那个女的听口音是河南的,她问我是哪里的我说我是湖北的,我问她是哪里的,她却说她是本地人,她说叫我把裤子脱了,然后他出去问了躲在隔在窗帘布后面的那个河南男子,问:是这个人吗?那个男人说:是的,和照片上长的一模一样,然后那个女的进来拿了个阴道扩阴器那样的东西就朝我阴道里塞,后来出来之后那个女的说她不想帮她害却让她帮忙害我,因为她是河南的,说话口音和我们襄阳人一模一样,后来出来之后那个女的叫我挂盐水,我没有挂,我说先观察几天再说,刚走在门口那个河南的女的又说:叫她老乡故意一看到我就说我得了艾滋病,好让我去抽血,以后也好有个证据,我知道郑楼河南人很多的,回来之后大概过了两个礼拜,我身上长了很多小红点,我以为是去医院传染了什么病,把我都快吓坏了。2015年6月2日我老公带我去了隔巷卫生院,化名叫刘丽,抽血没有病,于是2015年6月我辞去了文员的工作,去了郑红芳厂里,当时我就说她买视频监视我必须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不然我就从他楼上跳下去叫我家里人找记者过来,没办法他拿了500块钱算是把我打发了,下楼梯的时候郑红坡就说他是不会怕我了的,他已经派温州人给我传染了艾滋病病毒,还说郑红芳老公这几年就是在到处寻找艾滋病病毒想故意传染给我。

自从2014年4月7日她没有说声音给我听了,那天我去林垟医院的时候我又听到一个男的声音说这次一定给我一个惊喜,所以我知道他们依然还在监视。

2015年6月底我打算报名考驾照再也不来温州了,可是郑红芳派温州的老板娘又把我骗到了温州,做了一个礼拜,我就去做挂历了(因为做挂历相对来说工资会稍微高一点),8月份的时候我身上又出现了许多小水泡,我老公身上也有,把我吓坏了,因为我每天找我老公闹,闹的他也不好过,所以他又带我去了平阳富阳医院,当时话名也叫刘丽,病毒全套都没有问题,包括尖锐湿疣样本都是送到杭州去检验的,挂历结束后我们就回老家了,打算2016在家盖房子,回家到襄阳的时候我去了襄阳中心医院,当时我说我要生二胎,医生说生二胎必须检查巨细胞病毒和风疹病毒,检查之后我才知道我被郑红芳派河南人给我传染了巨细胞病毒和风疹病毒,那是我去襄阳中心医院抽血医生说曾经感染过,现在是好的,大家也知道传染这两种病毒不吃药它是不会自己好的。

2016年本来打算在老家造房子再也不出来了,但是测期的风水大师说农历8月份可以造,所以我又和我老公出来了打算做几个月再回去造,过来之后本来是和我老公一起进的一家服装厂,但是郑红芳派人故意吊我把我们两夫妻分开,后来我老公进了一家厂压痕,我在郑楼底前路115号李冥锋厂里开机器,4月25日进的厂,不幸的是5月15日我的大指母被机器压断了,当时我说叫他带我去瑞安,但是他情人宋容微(小三住在他厂里)要带我去蔡银娟那里,去了之后已经11点多了蔡银娟说叫她先带我去拍片,我说去瑞安可是车开到一半李冥锋把车折回来开到了平阳,在平阳拍了片之后,医生说我手指断了,已经长不好了,当时阿锋哥哥嫂子都在场叫他带我去温州,可是他却不听,说就是要把我带到蔡银娟那里然后再派人害我,(本地话我听得懂),5月15-6月7日出院,5月20几号的时候我身上起了很多小红点,我问她怎么回事,她一下子说是螨虫过敏,一下子说我以前就有,自从去了她那里看手回来我每天都是担心受怕的,8月份的时候我老公回家造房子了,我一个人在温州做挂历,我和我表姐一起住在浙江省温州瑞安市平阳县万全镇郑楼郑东村119号,10月份的时候她搬出去住了,因为她和我住在一起我怕我被郑红芳这样害把我表姐也一起害了,她走了之后我每天都在外面吃饭,就连开水瓶里有剩水我也是晚上下班后把它倒了自己重新烧的,11月份的时候我去药店买了一瓶妇炎洁,当时没有打开,过了几天我打开了,看到以前那层封皮被人戳破了,封了一层黄色的皮在上面,我当时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一开始我也没有用,过了一个礼拜回去我用了,因为我们自己厂货没到位,第二天我去了别的厂打零工,那个老板也说那瓶妇炎洁被人动了手脚,除非我不用,现在我用了,所以下午他就叫我走了(本地话我听得懂)。

2016年11月12日我就回老家了,当时挂历还没有结束,我把所有的遗书都寄出去之后想想若是我干了傻事我爸妈我女儿该怎么办呢所以我就回老家了。

我做梦都没有想到我的人生会如此的不堪,更没有想到我只是个在郑红芳厂里打工的小打工妹惹都没有惹她就会招来杀身之祸,若不是郑红芳买的视频监视我,我去了哪里别人又会知道?几次我都打算去她厂里跳楼把记者招来解决,可是生命是我自己的我真的不想自己就这么死的不明不白的,当初我们镇上有很多老乡在她厂里打工,可是她花钱买通他们回去说我神经病疯了,所以我也一直没有告他,现在我身上所有的毛病都是郑红芳特意让我生的,包括这么多年的‘精神病’,现在她动不动就要派人给我传染什么性病,我真的快撑不下去了。

以上是我去年寄回家的遗书

2017年因为造房子欠了一些债,所以我们又来到了温州,2017年4月15日我们工业区停电了,我去了冬梅家里吃饭,中午他老公回来后只听见她和她老公用家乡话说把我欺负她的仇报回来什么的,晚上回来我外阴出现了2个痘痘,2017年4月20日我去平阳富阳医院做了妇检,当时也是用的化名刘丽,抽血医生说是生殖器疱疹,而且1型2型都是阳性,其中1型是弱阳性,本来以为是她给我下毒让我传染了性病抽血几种病毒都有的话就去报案,可是我去别的专业看妇科的医生说可以确定不是生殖器疱疹,所以我没有打针也没有吃药,又上了几天班,2017年5月1日放假,我老公带我去了瑞安同济医院,我是通过他们医院发的宣传资料看到他们医院的,所以我加了她们QQ第一天就预约好了的,她留了我的电话号码以及名字,当时化名也叫刘丽,等我们去了之后发现里面好多听口音都是河南的,医生先用黄色的酒精棉球在我外阴擦了一下,然后又做了扩阴检查,最后又抽血做了病毒全套,医生说光用眼睛看觉得我这个不是生殖器疱疹,到更像是外阴湿疹,可是我也不知道她弄的什么回来以后阴道刺痛,外阴也有刺痛的感觉,当时我们走的时候那个姓袁的医生说:这次幸亏她给他们帮忙,当时还有两个女的穿白大褂的一直坐在旁边看着,5月4号我去医院拿了化验结果,不是生殖器疱疹,只是1型(单纯疱疹)是阳性,医生说不用吃药也没有关系的,因为很多人在免疫力下降的时候都会得的,(我去年遗书寄出去之后我专门去抽血抽了病毒全套所以我才回家过年的),但是外阴依然还有刺痛的感觉,我被郑红芳害的真的连他们这边的医院我都不敢去了,去了都怕他们会故意给我传染性病,这几天外阴一直刺痛,如果真的传染了什么性病就一定是那个医生干的,还有我手上的这份化验单到底是哪家医院做了假?我现在回来也有三个星期了,可是身上出现了很多小红点(我老公身上没有),回来我每天都在担惊受怕中过日子。

我做梦都没有想到我的人生会如此的不堪,更没有想到我只是个在郑红芳厂里打工的小打工妹惹都没有惹她就会招来杀身之祸,若不是郑红芳买的视频监视我,我去了哪里别人又会知道?几次我都打算去她厂里跳楼把记者招来解决,可是生命是我自己的我真的不想自己就这么死的不明不白的,当初我们镇上有很多老乡在她厂里打工,可是她花钱买通他们回去说我神经病疯了,所以我也一直没有告他,现在我身上所有的毛病都是郑红芳特意让我生的,包括这么多年的精神病,现在她又要派人给我传染性病,我真的快撑不下去了。

郑红芳买视频监视了我7年时间,这种担惊受怕的日子我真的过够了,就连去趟医院我都怕郑红芳会指使人害我,让我受够了精神折磨,每天都是担惊受怕,遗书都已经写好寄出去了,可是想想真的很是不值得,所以我把具体情况写成书面形式寄给贵媒体,跪求各位好心人,好心记者以及警察同志可以出面帮我解决,调查这件事情,我说的句句属实,可以用人头担保,而且前几年我都做过脑部CT的,况且我家祖祖辈辈从来没有出现过精神病史,而且到处人都知道这件事情,现在她动不动就要派人给我传染性病,这种日子我真的过够了,7年了,每天除了我们两夫妻,我谁都不敢理,就怕郑红芳派人害我,可是我防她跟防贼一样没想到到最后她还要派人给我传染什么艾滋病,性病什么的,各位好心的记者,领导,跪求你们可以帮我,因为我还有爸妈,女儿没有人管,跪求贵媒体可以亲自帮我调查这件事情,我那些老乡知道,但是他们知道郑红芳用视频监视着我,所以谁都不敢当面告诉我,就是碍于没有证据所以我也一直没有告她,跪求各位记者和好心人出面帮我解决。

我叫肖国媛,来自湖北省襄阳市保康县店垭镇望粮山村四组,被她这样害,几次我遗书都写好了寄出去了,可是想想我这样死掉真的不值得,所以跪求各位媒体可以帮我解决,这件事情不能得到解决,我每天生活的一点隐私都没有,若不是这次她又派人给我传染性病,我也不会这么做的,我说的话句句都是实话,若是记者可以帮我出面调查的话,在他们厂里上班的很多同事都是目击证人,若不是我从她厂里离开那么多年了,她依然仗着她温州有人这样害我的话,也不会逼着我走上绝路的,跪求各位记者出面帮我调查。

跪求各位记者和警察同志们辛苦一下出面帮我调查这件事情,我说的句句属实。

备注:2010年冬月到2014年4月7日我去找郑红芳之前,我走到哪里我都是可以听见人说话的声音的,我走到哪里他们就把那个视频送到哪里,让我受够了精神折磨,现如今她不说声音给我听了,又到处寻找性病病毒故意传染给我,跪求各位记者及警察同志出面帮我解决这件事情,不然这次我们家就要真的被她害的出事了。

QQ:1493037260

微信:xyyx1202

电话号码:13695759741

被老板从国外买强微波视频监视的女人希望得到解救 - 国内 - 国际网
http://www.gnn.net.cn/show-37-12691-1.html
(责任编辑:新媒体)

图文推荐

四氏扁鹊惊艳科博会 能喝的粗粮为人类重拾健康
四氏扁鹊惊艳科博会 能喝的粗粮为人类重拾健康
科学导报今日文教讯(赵力涛)2017年在京举办的第二十届北京国际...
著名书法家闫锐敏先生收徒仪式在淄博中道国学院举行
著名书法家闫锐敏先生收徒仪式在淄博中道国学院举行
内容摘要;(2016年10月26日,著名书法家闫锐敏先生收徒仪式暨弟子...
西峡县“华府·领秀城”十大核心价值点闪耀全城
西峡县“华府·领秀城”十大核心价值点闪耀全城
时代报道网 讯 (陈明武 通讯员赵福鼎):近日,西峡华府领秀城耀...

智能推荐

中纪委督办海南女村霸王兰英团伙犯罪
中纪委督办海南女村霸王兰英团伙犯罪
图一:村民代表在中纪委受理海南女村霸举报批复后,在天安门前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