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法治晨报网(gczcn.org)!

法治晨报网

当前位置:主页 > 关注 >

江苏扬州广陵法院,执法何以如此“任性”?

时间:2018-03-12 18:07 点击: 作者:新媒体
[导读]党的十九大报告明确指出:深化司法体制综合配套改革,全面落实司法责任制,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加大全民普法力度,建设社会主义法治文化,树立宪法法律至上、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法治理念。各级党组织和全体党员要带头尊法学法

  党的十九大报告明确指出:深化司法体制综合配套改革,全面落实司法责任制,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加大全民普法力度,建设社会主义法治文化,树立宪法法律至上、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法治理念。各级党组织和全体党员要带头尊法学法守法用法,任何组织和个人都不得有超越宪法法律的特权,绝不允许以言代法、以权压法、逐利违法、徇私枉法。

     尽管中央提出如此明确要求,可个别基层法院徇私枉法,与相关企业、相关人员恶意串通、严重侵害他人合法权益的现象无法杜绝。

     记者从北京市天沐律师事务所赵毅律师处了解到:一件扬州锦钢工业设备安装工程处、江苏鹏华建设工程有限公司、广陵区人民法院恶意串通,利用农民工追讨欠薪一事,严重侵害北京一家国家级高新技术环保企业(以下称受害企业)合法权益的民事案件,堪称典型。

     一、本案基本事实

     (一)受害企业与江苏鹏华公司就本案涉及的四个项目分别签订了四份劳务分包合同,合同中明确约定鹏华公司不得将工程再次分包,且约定履行过程中如出现争议,应提交北京仲裁委员会仲裁。四份合同分别是:(一)2014年5月30日,受害企业与鹏华公司的山东高密一热电厂锅炉烟气脱硫工程安装工程施工专业分包合同,7月14日鹏华公司与扬州锦钢签订《安装工程分包协议书》;(二)2014年7月1日,受害企业与鹏华公司签订青岛一供热站锅炉热力系统、除尘、脱硫、脱硝环保改造工程专业分包合同,同日鹏华公司与扬州锦钢签订再分包协议;(三)2014年8月16日,受害企业与鹏华公司签订山东邹平一电厂烟气脱硫改造工程安装工程施工专业分包合同,8月30日鹏华公司与扬州锦钢签订再分包协议;(四)2014年8月28日,受害企业与鹏华公司签订沾化一电厂烟气脱硫工程安装工程施工专业分包合同,8月30日鹏华公司与扬州锦钢签订分包协议。

     上述四份合同均约定分包方不得将工程再行分包,如发生纠纷应提交北京仲裁委员会仲裁。但是,实际情况是在受害企业不知情情况下,鹏华公司在签订分包合同后,很快、有些甚至是当日,就将工程违法分包给扬州锦钢工业设备安装工程处,即便有些合同签署时间晚于鹏华公司与至清公司所签分包合同,但是从其与扬州锦钢约定的开工日期可以看出,鹏华公司签订分包合同后,立即将工程转包或者违法分包给了扬州锦钢,鹏华公司对于违反分包合同有着明显的主观恶意。直至扬州市广陵区人民法院因徐兆兵等214名农民工以劳动报酬纠纷起诉受害企业,广陵区法院对受害企业采取了诉前财产保全措施,受害企业才知道四项工程均存在违法分包。

     (二)农民工起诉受害企业、扬州锦钢索要劳动报酬

     2016年4月10日,徐兆兵等214人自称是扬州锦钢招用的工人,以拖欠农民工工资纠纷为由提起诉讼,被告为扬州锦钢和至清时光,鹏华公司为第三人;2016年12月28日,广陵区法院认定本案为追索劳动报酬纠纷,判决受害企业承担连带责任;2017年8月,扬州中院维持原判。2017年11月,受害企业申诉到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

     (三)锦钢工程处起诉受害企业、鹏华公司和发包方索要工程款

     2016年6月26日(起诉状载明日期),扬州锦钢起诉鹏华公司、受害企业和四个项目各自的发包方,起诉状的案由为“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拖欠工程款”。2016年7月19日,广陵法院向受害企业送达开庭传票,开庭传票载明的案由为“欠款纠纷”。针对上述起诉,受害企业提出管辖权异议,该四起案件现在被分别移送至项目所在法院进行审理。

     1、2017年5月13日,青岛市市南区人民法院作出(2017)鲁0202民初879号民事判决书,认定发包人在欠付工程价款范围内对实际施工人承担责任,本案根据已有证据,发包人未欠付承包人工程价款,故原告要求受害企业承担法律责任无法律依据,不应予以支持,据此判决鹏华公司支付扬州锦钢欠付工程款,驳回扬州锦钢对至清公司的诉讼请求。

     2、2017年6月6日,邹平县人民法院作出(2017)鲁1626民初803号民事判决,认定至清公司与鹏华公司就涉案工程签订分包合同,约定了仲裁管辖,现双方尚未就涉案工程进行结算,工程总价款及欠付情况无法确定,因此扬州锦钢要求至清公司承担付款义务,无事实及法律依据,法院不予支持,判决鹏华公司支付扬州锦钢工程款,驳回扬州锦钢其他诉讼请求。

     上诉人扬州锦钢工业设备安装工程处不服山东省邹平县人民法院(2017)鲁1626民初803号民事判决,向山东滨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山东滨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7年10月30日立案,于2018年1月30日审理终结并判决。

     2018年1月30日,滨州市人民法院作出(2017)鲁16民终2102号民事判决,认定原审法院将受害企业列为本案当事人,同时认定受害企业不对上诉人承担责任,是法律规范竞合的结果,不存在自相矛盾。上诉人仅以受害企业系适格当事人为由即要求其承担责任,忽略了受害企业依照仲裁条款享有的权利,其上诉理由不能成立。驳回上述、维持原判。

     3、2017年6月12日,山东省高密市人民法院作出(2017)鲁0785民初895号民事判决,认定至清公司与鹏华公司合同中明确约定仲裁条款,根据该约定,双方争议应由北京仲裁委员会仲裁,不属本院审理的范围,受害企业在仲裁裁决后欠付工程款的范围内承担连带责任。

     二、枉法行为之一

     扬州一、二审法院存在明显程序违法,剥夺了受害企业申请回避、答辩、提交新证据材料等基本权利。

     二审214份农民工案件中,截至今日已收到的67份判决书中二审法官不是开庭审理法官,受害企业从未听说;2017年6月4日,受害企业向二审刘文辉、叶露、杨帆法官邮寄新证据材料及法律意见,2017年6月6日签收;2017年6月16日,受害企业向二审刘文辉、叶露、杨帆法官邮寄刚收到的判决书(新证据),2017年6月17日签收;2017年6月16日开始,二审法院向至清公司邮递二审判决,经查,快递实际交寄时间是2017年 6月22日、23日。

     二审法院适用法律程序错误,故意规避受害企业提交的新证据材料,故意遗漏对受害企业有利的客观事实,其枉法裁判行为严重侵害了受害企业的合法权益。

     三枉法行为之二

     受害企业不是本案适格被告,鹏华公司作为违法分包人,应当是本案适格被告,并承担赔偿责任,一、二审法院故意回避,存在明显的枉法裁判。

     最高人民法院(2015)民一终字第170号民事裁定书关于发包人和承包人有仲裁约定的情形时,认为“承包人和发包人签订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已经明确约定了仲裁条款,故双方之间的工程款结算和支付等争议,应提交由双方约定的仲裁委员会仲裁解决,不属于人民法院主管范围”。一审法院受理实际施工人对发包人的起诉不当,应予驳回。

     四、枉法行为之三

     扬州二审法院错误适用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全面治理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的意见(国办发〔2016〕1号)(九)规定、 错误适用江苏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全面治理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的实施意见》(苏政办发〔2016〕85号(八)规定。本案应当在查清受害企业与鹏华公司未结清的工程款后,才能判令受害企业以未结清为限先行垫付农民工工资,而不是错误的判令受害企业先行超额垫付。

     五、滨州市人民法院(2017)鲁16民终2102号民事判决摘录

     (一)关于上诉人与鹏华公司签订的分包合同是否有效。

     2102号民事判决分析:根据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建筑业企业资质标准》的规定,施工劳务是建筑业下的分项,仍然属于工程施工的范畴。上诉人以分包协议为劳务分包为由,属于偷换概念,其主张不能成立。上诉人与鹏华公司签订的分包合同中约定“工程具体内容详见甲方(即鹏华公司)和承包人(即受害企业)签订的专业分包合同中约定的分包工程承包范围全部相关内容”,其与鹏华公司的结算结果亦与鹏华公司和受害企业的结算结果一致,足以认定鹏华公司将其分包的工程全部转包给上诉人,这一行为不仅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筑法》第二十八条禁止承包人全部分包的规定,也违反了第二十九条“禁止分包单位将其承包的工程再分包”的规定,属于法律明令禁止的无效行为。上诉人称其与鹏华公司签订的分包合同有效的主张,缺乏事实与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二)关于上诉人要求受害企业承担给付工程款义务的主张能否成立。

     2102号民事判决分析:直接对上诉人向受害企业提出的请求作出判决,有违立法本意,也显失公平。1、首先受害企业与鹏华公司签订的分包合同中约定了仲裁条款,且受害企业在法定期限内提出了异议,其对该分包合同履行过程中发生的争议享有不受人民法院裁决的权利,该权利基于合法的约定而产生。而根据前述分析,上诉人与鹏华公司签订的分包合同系无效合同,其仅是基于司法解释的规定获得了支付价款的请求权,以基于无效无效合同产生的权利排除基于有效有效合同产生的权利,形式上显失公平。2、其次,受害企业与鹏华公司签订的分包合同中第3.2.2条约定:“事先未报经承包方批准,分包人不得将本合同工程的任何部分分包出去。”上诉人与鹏华公司签订的分包合同中约定“工程具体内容详见甲方(即鹏华公司)和承包人(即受害企业)签订的专业分包合同中约定的约定的分包工程承包范围全部相关内容”,应当推定二者亦应知晓前述约定,在无证据证实取得受害企业同意的情况下,接受鹏华公司的分包,主观上具有恶意。以恶意的行为剥夺善意一方的权利,显然有失公平,也为当事人恶意串通规避仲裁条款留下了巨大的空间。3、同样根据前述约定,鹏华公司在无证据证实取得受害企业同意的情况下向上诉人分包涉案工程,其行为有构成对受害企业违约的可能,受害企业有可能向鹏华公司主张权利。但因受害企业与鹏华公司约定了仲裁条款,人民法院无权对该事实作出认定和评判。如果不评价受害企业对鹏华公司的权利,而仅对受害企业支付工程款的义务作出评价,实体上亦难保公平。

     扬州广陵法院何以能如此知法、执法、枉法?

     记者最后了解到,为了维护法律的尊严,维护受害企业的合法利益,北京市天沐律师事务所将积极支持受害企业积极申诉、应诉的同时,不排除将案件情况向各级法院、纪委、检察院、公安机关等相关部门进行举报,尽最大努力维护受害企业的合法利益。
江苏扬州广陵法院,执法何以如此“任性”?_ 今日关注网 - 今日关注网资讯门户  http://www.jrgzhw.cn/News/1/15808.html
 

(责任编辑:新媒体)

图文推荐

李东琴:IAP竞赛成绩报告单黑龙江巡讲圆满结束
李东琴:IAP竞赛成绩报告单黑龙江巡讲圆满结束
中国都市新闻网(记者郭小峰)12月13日上午,教育评价专家李东琴博...
浙江永康一村书记:农业局审出8大问题 6年无人管
浙江永康一村书记:农业局审出8大问题 6年无人管
浙江省永康市象珠镇后渠村村民多次向当地有关部门反映村书记陈X...
西峡县“华府·领秀城”十大核心价值点闪耀全城
西峡县“华府·领秀城”十大核心价值点闪耀全城
时代报道网 讯 (陈明武 通讯员赵福鼎):近日,西峡华府领秀城耀...

智能推荐

中纪委督办海南女村霸王兰英团伙犯罪
中纪委督办海南女村霸王兰英团伙犯罪
图一:村民代表在中纪委受理海南女村霸举报批复后,在天安门前含...